德国议员:美国抢我们口罩 简直是“当代海盗”


据公开数据,2020年一季度美国银行、瑞银和瑞信没有对瑞幸进行大幅抛售。

愉悦资本3日在致合伙人的信中,就瑞幸咖啡一事回应称,愉悦资本闻听此事非常惊讶,大家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,因为未出售瑞幸的任何一股。此外,愉悦资本采取了快速的行动来应对,得知消息几小时后,召集了合伙人全体会议。接着当晚又与法律顾问举行了电话会议,寻找保护投资人利益的最佳方式。

他在文章中似乎想说,中国通报的确诊病例、死亡人数和致死率不真实,而且排除美国科学家的参与,导致美国早期忽视了这一病毒的严重性,而意大利、西班牙的数据才是真实的。他在这么说之前,为什么不去问问美国自己的科学家?美国许多医学杂志都有关于这个病毒的论文,而且我们还听说,不久前美国首席医疗科学家福奇表示,他拒绝按照美方某些人的要求说中国应该提前3个月就向美国通报,因为那不符合事实。更重要的是,在过去三个月中国人民为了阻击疫情蔓延采取了多么严格的措施、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、作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,全世界都在为中国加油、为武汉加油。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布鲁斯·艾尔沃德先生指出,正是由于中国采取了有力的干预措施,才避免了可能发生的数十万例感染。难道胡克斯特拉大使对这些真的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?

今天(2020年4月4日)通报的国内唯一一例新增本土病例来自湖北武汉,武汉市卫健委对该病例的通报中,一个细节引发关注。该患者1月23日起一直居家,曾多次前往小区门口取团购食品和快递,回家后未经消毒处理,取外购物品时没有戴手套,有几次没有洗手,该病例生活楼栋曾有确诊病例,不排除社区感染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,武汉已连续10天无本土新增确诊病例。

网友们叫嚣着“割洋韭菜”,甚至瑞幸自己都贴出带有“美利坚收割机”字眼的宣传海报。

此外,在瑞幸的基金投资者中,也包含The Capital Group Companies旗下的两只基金,联邦考夫曼基金、贝莱德旗下的基金也在瑞幸的基金投资者之列。

如果美国真的不了解新冠疫情的严重性,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于1月15日就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?为什么1月25日宣布关闭驻武汉总领馆并撤出人员?为什么2月2日对所有中国公民及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?要知道在采取这些措施的1个多月后,美国境内的疫情才开始大规模暴发。

截止去年四季度末,瑞幸咖啡前十大机构股东中包含美国银行、瑞银、瑞信等知名公司,最大的前十大机构股东是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(全球资本研究投资者基金)。

其中,联邦考夫曼基金创立于20世纪60年代,是美国最大的专门支持创业教育的基金会之一,在瑞幸大跌中,其旗下两支基金共亏损约两千万美金。

知名创投机构红杉基金便是脱胎于该公司。1974年红杉资本创始人唐·瓦伦汀被与该公司共同创立Capital Management Services专注风投。第二年他将该部门从公司中独立出来,成立红杉资本。